--.--.--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06.12.27 01:32

首先紀念和主人認識兩年零兩天,感謝她給了我這麼多……(請自行添加形容詞)的回憶,希望將來也可以一起making memories of us~
去年的時候我埋怨她説:「你怎麼都不記得我們是聖誕節的晚上認識的呢?」
結果一腳踩到自己的腳趾頭——今年我自己忘掉了。
檢討什麽的顯得虛情假意,現在就希望今年她也可以順利收到我寫的明信片吧!


這兩天過得極度混亂,遇到了些小破事兒~
不過我也不煩躁也不鬱悶,就是感覺混亂。害得我剛準備生活踏上正軌把yusa和nojiken的drama扔在mp3裏面兩天還沒有聽完orz~
唉唉~
還是那句話吧,任何人都要對他的薪水表現出相應的責任心啊!


晚上吃飯回來隨手翻了一篇小説看準備看完了就睡覺,是大風刮過的「又一春」。
我di天(請用東北話來念~)~看完以後我就鬱悶了~
果然我還是不能接受死光結局、悲劇無能型選手~這文讓我本來就很混亂的心情在看了這篇文章之後差點直接自爆了~
怎麼這麼搞笑快樂的文最終能寫成悲劇呢?前面都還是海皮爲主呢,最後一千字火星撞地球天地大逆轉,全部死光了orz~
好吧我反正是眼皮淺的那一型==|||

不管大家看過的沒看過的知不知道我再講什麼,我先嘮叨一下——我是「培(裴)根」==|||(這不是現在的粉絲都流行取一個名字裏面帶有自己偶像名字的某一個字的食物之類的名稱作爲自己的名號的嗎?比如什麼「玉米」、「涼粉」之類的,我支持裏面的裴其宣,乾脆就叫「培(裴)根」==|||)
而且是「九王爺x裴其宣」派的!
主要就是因爲這兩位分別嚥氣的時候說的那兩句話——
「說句實話,恨我不恨?」
「你是馬小東。」
我di天,看到這兩段的時候我真得替他倆難過得要命。借用我們一帥哥同事的口氣來敍述這個問題就是:「你再説裴其宣是不喜歡柴頤的吧!」
文藝地來説,小裴喜歡上馬小東只不過是情感上的一種依存症,而愛上柴頤這個給他的一生定義上了「悲劇」二字的人就完全是動物本能==|||
不然也不會在臨死、神志不清的時候,還念着他的名字。
所以讓我很不厚道地猜測一下,小裴跟馬小東説「在我房裏,莫提其它事,也莫提其他人」的下半句應不應該就是「相應的,我也暫時忘記一下別的人」呢?XDDD~

大家多被最後符小侯在奈何橋上等馬小東十年兩個月零四天(我記這麼清楚干啥orz~)的情節感動了,我反正不心符小侯,而且堅持他和馬小東之間兄弟情誼勝過一切,只不過因爲是bl小説,所以最後才處理成這樣兒了~
馬小東最愛的人應該是蘇衍之吧?
小龍人還把看到的第一個女性當成媽媽呢,你再説他對蘇衍之沒有特殊感情吧!

柴容則自然是喜歡蘇行止的,華英雄應該也朦朧地喜歡着蘇衍之,而蘇行止,若還有番外3並且處理成喜歡蘇衍之的我就圓滿了(我説攀哀愛情——是不是叫這個名字?——出了沒有?)……

以上,看不懂筒子們要結合上下文來看,毆~
我睡覺去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日々 | コメント(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6.12.24 03:02

昨天逛街的時候看到一件短外套,誰知道晚上做夢的時候居然給我夢到了?!我想想這怎麼説也是一種命運的必然呀!所以今天起床后就洗了洗刷了刷然後打算出門去買。
結果!
結果啊!
一問價格,居然給我上了四位數orz~
雖然老闆説給我打六折,可是算了算還是好貴啊T_T~

好吧如果下個禮拜發錢我就去買!
不過今天逛街的時候買了兩張CD還買了一個包包,以及手機鏈若干,也不能算沒有收穫麼~


突然感覺「御手紙」裏面mao的裝扮好像阿信@五月天啊……
晚上和妹妹交流了明小希照片若干,正式決定開始小hc他一段時間。「play」的mp3頁下載到了,看上去也真有一點sid飯的樣子了。還看了他們的interview。看到ゆうや一個人在前面說相聲,後面的aki一張苦瓜臉在後面扮酷,果然很好笑。
只是爲什麼ゆうや也是一口関八農民樣的關西弁呢(天音:廢話,關西人麼~)


話説這禮拜去計會科領錢的時候看到單位的一個很時髦老同志桌子的玻璃板下面壓着一張照片,他看到我瞄了兩眼,就很神氣地問我:「知道我彈的是什麼不?」
答曰:「貝司~」
老同志特興奮地跟我説:「你咋知道這不是吉他的?」
綫答曰:「貝司大多都是四根弦~」
老同志再次興奮:「啥大多!就是四根弦!」
綫無語,只好岔開話題:「老師,你貝司的撥片啥時候帶來給俺看看吧!我還沒親手摸過撥片呢~」
老同志豪氣干云ing:「一看你就是個外行!貝司哪兒有用撥片彈的?」
一道道綫:「空手彈也不是不可以……」
老同志語重心長:「看你年紀輕輕,不懂這些也很正常,吉他才是用撥片彈的。我的老師是某劇團著名XX傢,我就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

| 日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06.12.23 01:55

久しぶり,寫之前我還特地去看了看前一篇是什麼時間寫的,大概相隔一個月了吧!


最近上班的路上很喜歡聽sid的「御手紙」,妹妹推薦給我的。
沒上班之前,每天和妹妹因爲VR狂吵,堅決不聽。可能是爲了感謝我給她買愛破,我回家的時候她老是從youtube上搞了好多「美人的視頻」來熏陶我——御恵明希這個小美人我也不是不認識麼~
雖然感覺「御手紙」裏面那種明艷中略帶哀傷的和風還是更適合kagrra一點(miyako那首純音樂我很喜歡,特別有層次感的曲子~),不過「御手紙」的曲子本身還是不錯的,對於新樂隊來説。歌詞裏面我喜歡——
「これは罪な君へささ奉げる 生まれ落ちた理由です
形の無いもの故の文 上手く 上手く それだけを願う」
兩句。
網上的孩子們都說mao的詞不連貫,我覺得還好,不過也翻譯不出有同樣意境的中文就是了。

続きを読む

| 映画、ドラマ、音楽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