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06.07.26 18:58

原作:日向唯稀

福山潤:美祢遥
置鮎龍太郎:橘季慈
他:下野紘、大西健晴、飯田浩田
など


天哪天哪我對這個シリーズ是多麼地有愛><|||昨天晚上飽含着眼涙聽掉了XDD~~~
聽完之後,沒有看過原作單行本的某人最爲感心的是:這個系列並不是到此爲止了呀!之後還有啥「激愛」、「絕愛」等四個取了沒品名字的系列在等着我們(雖然這一片也不見得名字就好到哪裏去了==||),不過按照一本單行本可以發行3片CD耗時3年左右的時間這個算法,3*4就是12,再過12年……我就是奔四的人了,痲抖~~~
日向大人的戰綫拉得還真長~~~



但這一切都無損故事的可愛嘛~~

故事接着第二片的故事進行。
饒是我這種第二片聽得比較晚的人,也不怎麽記得第二片的故事内容了。總之就是じゅんじゅん因爲OKIAYU的手臂傷勢仍舊在OKIAYU居住的酒店套間中充當着家政夫(まただよ……)的角色,面對着OKIAYU花樣翻新的騷擾「艱難」度日。兩人早已暗生情愫,但都忍着不去捅破那一張窗戶紙,每天在諸如抵抗、被抵抗、甜蜜的拌嘴和榻榻米沙丁魚(這是道啥菜?!)中度過。

然後中間飛出一只小配角(就是我懶得講過程啦啦~~毆飛~)讓我們了解了じゅんじゅん墻上的那幾幅畫的來歷——原來是じゅんじゅん的父親畫的。而OKIAYU也在這件事情之後仔細考慮了兩人的關係,提出要終止兩人現在的雇傭關係——當然這個念頭還是最終被主人公打消了,不然故事怎麼往下發展呢?

某日,じゅんじゅん在浴室洗白白,OKIAYU無意之中闖了進去,卻見到了美人下半身只圍了一條浴巾怡然自得該干啥干啥的場景。這邊就不那麼鎮靜了,OKIAYU捂住嘩啦嘩啦往下淌的鼻血就往外跑,説是記起來還有事情,明天早上再回來。
説完落荒而逃~
じゅんじゅん愣了一下才想起來,自從自己住進來,他已經三個多禮拜沒有出去拈花惹草了——真是值得表揚啊~
當然不吃味就是不可能==|||
那三句「バカ」真是吼得中氣十足。
吃味完了じゅんじゅん又有些莫名的傷感,因爲如果是以前的OKIAYU管你乾濕兩用粉餅肯定是先考慮自己的問題壓倒再説的,可是兩人訂立了約定之後,他自然就不會再做這些事情了。じゅんじゅん本以爲自己應該覺得耳朵根子清靜的,卻不由地いらいら起來。

而OKIAYU那邊,當然不是跑去找暖床的、而是和表姐出去喝酒了。表姐在場,就不可能不提到那些可怕的REPORT(不了解是什麼REPORT的孩子去聽第二片吧!)。把REPO的事情完全抛到腦后的OKIAYU當然逃不過表姐的魔掌——被塞了3個新產品之後,表姐就走人了。
表姐前腳剛走,後腳就有聞着味兒的蒼蠅飛了過來。三言兩語之下,尚未走遠的表姐看着OKIAYU和剛剛見面的女人打得火熱的樣子不禁怒火中燒,沖回來拖住OKIAYU就走(還罵了人家ブス……),開車就往自己家去。
OKIAYU成了沒覺睡的苦力。

第二天一早,OKIAYU發現回去的時間晚了,嚇得爬起來就往回跑。到了家才看到昨晚和前輩練習劇本到深夜、到現在還沒有醒的じゅんじゅん。
OKIAYU説今晚還會出去,じゅんじゅん表情恬淡不贊一詞,弄得OKIAYU即使説出自己是被表姐捉去當苦力這種話聽起來也像是刻意辯解了。

當然,じゅんじゅん不説並不代表他不在意,逮不着人不能拿劇本撒氣嗎?於是,好死不死正好這個時候走進房間的OKIAYU的額頭就和劇本親密接觸了一下。
じゅんじゅん(驚!):不要突然闖進來啦!
OKIAYU(背後靈狀……):應該先説「對不起」吧?
じゅんじゅん(愧~):……對不起。
OKIAYU(滿意~):不要緊==|||
這裡還是很可愛的,兩個較勁的孩子XDDD~~~

原來OKIAYU是來提じゅんじゅん練臺詞的——聖誕節上演的公演,「シバの女王」。
我承認OKIAYU最適合讀這種劇本><|||
真華麗啊真華麗,555~
上次的「儸密歐與朱麗葉」也好華麗><|||
劇中人家是在劇團做過的,可是OKIAYU真的讀得超逼真超華麗><|||所以以逼真的演技換回來小潤一個響亮的巴掌OTL~
不過憑藉着OKIAYU的敬業精神,排練得以繼續進行。在我還為劇中的女王一口一個「ぼく」感到無比鬱悶的時候,經典的地方來了——
OKIAYU:ん~ダメだ!やっぱりもう限界だ!
じゅんじゅん:えぇ?
擬聲詞ing~~
==|||
兩人的内心都在掙扎,結果OKIAYU這個笨蛋說出口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是你先誘惑我的!」於是じゅんじゅん絕望ing~~
繼續擬聲詞ing~~
ME做得好,鄙夷看(言下之意:事實上,聲音沒有那麼誇張吧?)~~~

總之是兩人成功H了,也成功誤會了。
舉例説明:
OKIAYU:求你了~就一次~你親親我吧,はるか~
↑意在説明不奢望還有第二次。
じゅんじゅん:這是……最後的吻嗎?不!我不要~~~
↑意在懷疑OKIAYU是準備吃干抹淨就扭頭不認人了。

第二天一早,OKIAYU意料之中地發現じゅんじゅん不見了。

兩人都腦子一團亂地熬到了「シバの女王」公演的那一天。
在後臺忐忑不安的じゅんじゅん發現,OKIAYU竟然穿着晚上「夜の帝王」的衣服出現了。
大騷動~
演出開始。
介紹很意外是由OKIAYU的内心想法來表現的,也就是説——還是OKIAYU華麗裏地念出來的啊><|||

當然,衝突就要出現。
じゅんじゅん表演到一半,突然暈倒(可能是太累了~)。醒了之後就發現自己的臺詞全部不記得了。
這個時候OKIAYU出現!
反正就是教了深呼吸啊,什麽啊,之類的~じゅんじゅん就記起來了,也沒什麽好説的。
關鍵是OKIAYU在這裡表白了!!
跟喝白開水似的,在提示了臺詞之後他就這麼說出來了,連背景音樂都沒有換成特別溫馨或者特別激情的。
不過好萌啊啊啊><|||

演出結束后,じゅんじゅん和OKIAYU約好一起出去吃飯,卻發現じゅんじゅん的住處着火了。
OKIAYU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往裏面沖,因爲他覺得那些畫對じゅんじゅん是非常重要的。じゅんじゅん感動之餘,告訴OKIAYU畫已經都運到巴黎去了。
不過溫馨就到此爲止,接下來就是這樣的了——
OKIAYU:……運到巴黎去了?
じゅんじゅん:比起這個,爲啥我每次和你在一起總是要遇到這種事情(倒楣)啊?
OKIAYU:這也不全是我的錯啊~~~
じゅんじゅん:啊啊啊~~~
然後じゅんじゅん就暈倒了OTL~

醒了之後じゅんじゅん發現自己到了OKIAYU的家——不是酒店房間噢~
然後兩個人就互訴衷腸LOVELOVE了!!!
↑這也太偷懶了吧?眾毆~~~

然後就是FT。
我發誓,我從來沒有把OKIAYU的名字從他自己的嘴裏面很清楚地聼出來過OTL~他總是用非常驚人的速度就把「おきあゆりょうたろう」這幾個假名就說完了。
兩人的語速都非常快,不過兩人都口齒清晰,所以我也聼懂了一些的OTL~
然後就聼他們說了這個系列其實沒有結束,只是那些RP的名字……


聲優表現請去翻看上次的REPO,就不再いちいち重復了,毆~
我的有愛可以從我認真的REPO中看出來了吧?
OKIAYU很適合這種角色啊~只要他不演冰山面癱救世主之類的角色,我對他的接受度就高上去了><|||

再説到這次DRAMA中出現的劇本。
感覺上次的「儸密歐與朱麗葉」和這次的「示巴女王」都很棒,很適合朗誦,即使不看到真實的表演畫面也會覺得很精彩的感覺。句子也很美,除卻我不是能很詩意地把它們理解了這一條OTL~~~
也說到OKIAYU很適合這兩個劇本的朗誦,很華麗的感覺。
最後提到一點,這裡的「示巴女王」到底說的是不是那個和「聖經」相關的「示巴女王」的故事啊?難道這位美麗的女性不是和所儸門王有關係的嗎?爬了三年的沙漠去只爲了給王上看她的腿其實不是山羊蹄的故事,毆~~~
而這裡故事編得讓我頭一個想起來的竟然是「埃及艷后」OTL~~~


啊啊啊,我對這個シリーズ強烈的愛啊……
それで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ドラマ シーディー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好犀利呀..
我好喜歡妳個blog..
有野想指教妳呀..
我qq 277628434
msn aikocyy@hotmail.com

| aikocyy | URL | 2006.07.28 12:23 | 編集 |

^_^~~
那麼就多謝指教咯~
(留言有亂碼,我按照我看到的理解來着~)
MSN已加,只是我最近不太上綫,有事情來這邊留言我都看得到:)~

| 橘子 | URL | 2006.07.28 22:21 | 編集 |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