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06.02.10 00:17

影の館 -光の書


原作:吉原理惠子
CAST:
ルシファー[路西法] 緑川光
ミカエル[米加勒] 三木眞一郎
ラファエル[拉斐尔] 游佐浩二
ガブリエル[加百列] 大川透
ベルベゼル[贝路贝泽尔] 山口胜平
ベリアル[贝利亚尔] 下和田裕贵
アポロオン[阿珀洛奥恩] 青木まこと


内容简介:
天の御座(アイオーン)――――
左に、輝ける者(エロヒム)。
右に、堕ちたる者(ハ・サタン)。
どちらが欠けても対をなさぬ、神の双手であった。

吉原理恵子、入魂の名作がドラマCDで蘇る!
あの「影の館」をあらたに脚本として書き下ろし、著者自らが製作。キャスト、音楽にもこだわり、重厚な世界をサウンドドラマとして展開します。



小轻从日本回来,送给我一本自己写的书,并且赠送精神食粮若干。胜利地从她那里搜刮到了向往已久(但是自己仍旧是懒得去下载的= =+)《影の館-光の書》。按照我和小轻的话来说,就是“冲着吉原的本子,这部抓马也要去听一听”。认识我的人都知道的,我是三木命,这部DRAMA当然不可能错过。
顺便说句,我最喜欢和绿川搭档时的三木,虽然我本人并不算喜欢绿川,顶多可以勉强说是“三绿王道”的支持者。
昨天一边给毕业推荐表上的自我介绍打草稿一边听绿川去台湾时的一个现场,听到绿川桑说“最好的PARTNER是三木真一郎和子安武人”的时候,我一个人对着电脑傻笑了好久,嘴中念叨“光光,光光啊……”于是被同学耻笑= =+


最近一直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终于今天有空涮完火锅一边处理一些工作一边听了这部抓马。立刻被击倒——
经典!经典啊……
除了这句话我想不到该怎么形容这部抓马了。

于是现在我最喜欢的抓马列表为——
1、 永远的《二重螺旋》——我是个很念旧的人,现在没有、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任何DRAMA能够超越我心目中的这个TEPPEN了。
2、 《影の館 -光の書》——听了四、五遍了今天,对三木桑的表现几近垂泪啊。木木你是我的神!!!
3、 《少年四景-花》——单就故事情节而言,这部DRAMA是我最喜欢的。但是没办法,DRAMA的决胜因素是什么?答案是声优。至少对我而言如此,再出色的本子,如果不是喜欢的声优出演的,我绝对不会去尝试(比如著名的《渴爱》,无论小轻怎么推荐我都宁死不屈= =+)。所以对不起了13,你在我心底到底比不上木木的分量,所以把你顺位往后推了一下。


故事简介:
事先没有做功课,再加上吉原小姐一贯华丽(这个“华丽”指的就是她用的词我学日语的时候很少涉及到)的语汇,所以听的时候——真的,没怎么听懂= =+
至少对那些天使的顺位我就没搞清楚过,虽然小轻给了我一个BOOKLET,但是全日文……我还是有点抗拒的,特别是全部用片假名写的日文。
后来去做了功课,再听就明白很多了。


故事情节是这样的(有很多是直接CTRL+V来的,括号里面都是我自己写的)——
绿川光所配的路西法是天界的天使长,是统领炽天使(也有说是“光天使”的)的东之大君主,是众天使中最美的人(他出场的时候会有一帮子花痴女在旁边说“綺麗……”而不是“格好いい”,果然是BL DRAMA的风范,线= =+)。
一开始,是一场天界的战争,那场战争打得非常的激烈,身为大天使长的路西法到第七大地巡视战况的时候在战场上遇到了两只叛军。路西法抱着宽恕的心情在他们身上注入了自己的灵力,准备带回天上的时候,却被正来的米加勒杀得片甲不留(私认为是米加勒是出于对于路西法的独占欲才大开杀戒的= =+)。

回到天上后,大家都非常的累了,路西法和拉斐尔(YUSA!!!YUSA!!!这个声音太帅了>o<难得正宗——我感觉——的、呃关东话……PS:我现在才知道YUSA据说不属于任何一家公司而是所谓“业余”~)还有加百列两位大天使一起闲聊,他们都警告路西法快点去找个“影”,因为,与路西法并称“天上界双璧”的、就是三木所配的七重天第四天的掌管者米加勒看路西法的眼神,实在太特殊了,连他们外人都觉察到了不对。但是路西法除了神之外不想被任何人束缚,他拒绝了其他天使们的游说,说什么也不想拥有自己的“影”。

“影”是什么呢?简单的来说,有点像天使的能量补充器,天使可以挑选级别比自己低的来做“影”,一旦仪式完成,在影的身上会出现他的印记,以后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能让影释放,而影自身会酝酿一种蜜,吸取这种蜜能为主人补充能量。但是一旦成为影,就会失去身为天使的身份和力量,只能待在影之馆里,等待主人的宠幸,一旦失宠,就面临着悲痛的人生。(以上是我COPY来的,用我的话简单地来说,“影”就是负责给主人用来XXOO然后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身体生成的某种物质贡献给主人、以达到提升主人力量的目的的生物。他们和堕天使同等,再也无法重返上天界。主人用手指撬开“影”的身体,把光子注入到“影”的身体中后,“影”在股间会产生两颗类似于光珠的精腺= =+一旦接受了主人的光子,“影”就会在一定周期内酝酿出可以帮助主人恢复体力的“蜜”——原谅我想到女孩子的例假……——如果主人不来和他们XXOO,他们是无法自行释放的。所以,天使们虽然鄙视“影”的存在,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对他们的“蜜”却有依赖的心理~)。
因为影是这么悲哀的存在,所以路西法一直不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束缚谁,他一直没有影。整个天上界,没有影的,只有他和米加勒。

米加勒长年对路西法抱有某种感情,但由于路西法的阻止而接近于歇斯底里,从而转为对路西法的独占欲。经过大战的路西法很累,便去可以补充能量的河川洗澡(看!早找个“影”的话这个时候就不是可怜地被人家XXOO而是软玉温香抱满怀了……),在那里被米加勒看见,米加勒冲动地过来抱住(这个时候还没有“抱”……)了他,那个时候,他依然选择相信,即使米加勒对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依然有神灵在看着,他是大天使长,是神的宠儿,神一定会帮助他的。

遗憾的是他没有想到,米加勒一样是神的宠儿。在路西法的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的时候,没想到神选择了米加勒(那两声雷打的……绝对神是同意米加勒将路西法收为“影”的),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一道巨大的闪电落下,原该就此让米加勒抽搐毙命的,却只在他胸口留下一道十字形的伤口,反倒是击毁了一旁的御柱。什么也无法阻止米加勒(这时候欧对木木的感想:狼一般的男人……),而路西法则在瞬间对于神的抛弃感到绝望。当米加勒用手指强行撬开他的身体,并把自己的光波注入时(那个配乐……上帝!我真想把我们家木木拉过来说“你别再欺负他了太可怜了你如果一定要欺负谁就欺负我吧……”= =+),神选择了沉默。当时路西法身上并没有出现圣痕(米加勒当时的那个惊慌,那个失措——木木的演技实在是@#$%^&……所有的褒义词都给我轮番上阵吧!看到圣痕之后的那一声“路西法”叫的我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了~),而是直接在额头上,出现了米加勒的印记——那是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影身上的事情——那只证明了路西法本身的地位曾是多么崇高,而他的灵魂,又是多么高洁。
可是当影的标记出现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失去了作为天使的一切,即使依然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他也只是一个会发光的囚徒而已,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失去了天使的身份,失去了自己立足的地方。

醒来的时候路西法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这个时候米加勒飞去取圣树的汁液了,路西法喝了它后,整个影的仪式就会完成。
路西法决定在接受这种屈辱前毁掉自己,便去了忘川,当他跳进河里后,神却命令河上的摆渡人拉哈提埃尔(那个摆渡人说话像是机器人= =+)救了他,并将他带到影之馆。

路西法失踪后上界天使们一直到处找他,影之馆很长时间没有主人们的光临,影们很寂寞也很骚动(某ORANGES疑问:为什么影之馆里面的人好像一直在咕嘟咕嘟地喝着什么东西的感觉?PS:这里有一段YUSA和山口桑的H,山口桑扮演的那个小孩子,对把自己奉献给拉斐尔简直有一种我不能理解的心甘情愿。被XXOO过之后居然在想“太好了,拉斐尔大人来了……太好了,我没有被抛弃啊……真的是……太好了”。= =+虽然我承认YUSA的声音是蛮诱人的估计长相也蛮对得起观众的,但是狗狗你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对不对?我一向喜欢山口桑的全年龄,至于BL DRAMA……勘弁してくれよ~我想杀人啊……一想到小银压着狗狗,55555,两个白毛,简直是恐怖片啊!),当被搜索弄得筋疲力尽的拉斐尔和加百列到影之馆补充能量(说得好听,还不就是把人家“影”们给XXOO了……)的时候,却在这里发现了遍寻不着的路西法(在第五天界的死者之门里面,闪着金色的光芒),人事不醒(到这里就可以发现了,“影”的地位也是不一样的。路西法晕倒了就有一帮子人围在旁边,而其他的“影”就被很可怜地忽略了,包括狗狗……我觉得拉斐尔还应该是喜欢狗狗的吧?不然也不会让他做自己的“影”,拉斐尔在天界应该也算是上位的天使吧?是座天使的君主呢!想让谁做“影”不行啊?干吗要选择一个声音这么难听的狗狗啊?狗狗:= =+++)。

米加勒取了圣树的汁液后到影之馆,拉斐尔他们给他看了现在的路西法,虽然没有死,但浑身冰凉(米加勒他……其实摸的是那个……地方……就是那两颗光珠……),仿佛一具尸体。米加勒利用影和主人身体的牵绊,强行唤醒了路西法(在这之前,米加勒以为路西法死了的时候,那个声音……容许我再膜拜一下三木大人!!!),这时候,米加勒毫不留情的折断了路西法的一只翅膀(某ORANGES听到这里狂哭TTOTT——木木要不是我疼你一定把你拉出来打一顿——你怎么能这么欺负自己的老婆?!),并灌他喝圣树的汁液(LIPS TO LIPS……),被路西法推开(吐出来了)。米加勒威胁他说不喝的话就连另一只也折断,路西法喝了,从此,完全成为了米加勒的“影”。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配乐无比优美。


故事评论:
先是在某些论坛上面看到有人说这个故事情节不够饱满。
于是我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现在的人啊,真是受不了。ENDLESS系列无数人在捧,也没看到谁说故事情节(如果它还有情节的话)不好什么的。虽然《影の館-光の書》在情节方面不是一等一的无可挑剔,但是对于一部BL DRAMA来说,显然已经足够支撑一个完整的故事了。
还有人说不明白米加勒怎么喜欢上的路西法——人家活也活了几百几千年了,罗密欧与茱丽叶14岁的时候就懂得一见钟情什么的了,难道天使们在几百年过去的时间里面会不明白爱是什么吗?而且吉原老师的故事并没有结束,所以这是作者采用倒叙的手法也不一定(写到这里真是挥汗——如果没有后文了的话那我这么说就是抽自己嘴巴了。吉原大人,《二重螺旋》好歹填两勺土吧……)。

更可气的是一帮子人本来在吹捧,起劲死了。然后一个MS还蛮权威的人跳出来说这个故事情节不好什么的,于是其他人也就跟着说“是啊,我刚才还想说来,这部故事绝对比不上《间之楔》(那位‘强人’喜欢《间》= =+)”。我@#$%^……我最讨厌这种人了!!!“强人”了不起啊?和“强人”口味不一样就代表自己没腔调啊?喜欢就是喜欢、勉强自己迎合别人就那么好吗?现实生活中你做的还不够多吗?真是!!!
顺便说一句我对《间》没什么大感觉,主要是因为我和小轻那天聊天的时候说起大关桑,两个人一起两眼星星地吼:“優しい……”所以对大关热血的角色我不是特别感冒,虽然说不上讨厌,但是绝对也说不上喜欢或者迷恋什么的。顶多对大关桑出神入化的演技说一声“膜拜”。


听过这张碟的人没有人不郁闷的,因为实在是太惨了TTOTT~~
但是我要说,我对光光的角色不满!!

路西法是谁?是天之骄子,最上位的天使,除了神没有人能够约束住他。那么在蜜之川的那里,米加勒强暴他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反抗??能力放在那边的好不好?从等级来看,米加勒和居于天使长之位的路西法至少相差5级,所以路西法在蜜之川碰到米加勒的时候,明明加百列和拉斐尔都已经提醒过他了、米加勒对他有了决不应该产生的欲念,那他为什么不稍微防备一下?只要一点点的防备,米加勒根本不可能得手。相信神的眷顾?我想到了那个上帝派了船和飞机给灾区的基督教徒的故事……
我有点明白神为什么选择了米加勒了,因为神只会眷顾那些懂得自救的人。



于是让我一轨一轨发花痴(当年没能一轨一轨地分析《二重螺旋》,我后悔了多少年啊……《少年四景》我是写了,所以这部同样不能错过!)。做了不少的功课,读了好多材料才写的,有的部分有直接的引用,都用引号指出来了。


01 プロローグ
“那是在只有源头、却看不见终点的时间的河流中的存在。
左手是光。
右手是暗。
充满生命力的辉煌以及、巍然不动的无情的深渊。
对于璀璨的光轮的渴望和景仰,孕生出“光”和“影”,相生相克,时空的捻线由此谱织。
如同怒吼的狮子。
伴随着灼热的雷光……。
彼此缠绕、
彼此排斥、
——彼此共鸣。
在无垢的思维以及
爱的火焰中……

天之御座(Aeon)——
左侧,是光辉使者(Elohim)。
右侧,是堕落天使(Ha-Satan)。
任何一方,皆不可或缺。
他们是神的双手。”

这是第一轨的翻译,幸福花园上面有翻译,现在已经进行到了第一章的结束,也就是差不多加百列和拉斐尔劝说路西法找一个自己的影的部分。
她们的翻译精神真得很可敬,翻译出来的东西也是有质量保证的。
顺便说一下我多年的心愿——能把中英文版的《圣经》完全背出来。
别鄙视我,我知道那不可能。


02 逃亡者
尼斯克洛和其他叛逆者的对话。
第一天领地的结界被冲破后,所有叛军便冲向下界了。

我没怎么听懂= =+一堆单词都是外来语直接翻译过来的,晕倒……
战争场面的配乐做得很好。那些所谓的“古里高利”真的连人类的语言都说不好,感觉像是一群妖怪在乱叫。


03 輝ける者
看了题目也知道这一轨说的是身为神的宠儿、天使长的路西法了。路西法现身的地方是米伽勒所统领的第四天Mahanon,“作为原本伊甸园的所在,这里充满了鸟语花香,还有无数的纯洁少女用花朵装饰大地(吉原老师本来的设定不是所有的天使都是男性的吗?)” 。身为座天使的君主,拉斐尔驾战车前来告知叛变的事件。路西法也很有处变不惊的感觉,但是好像有一点淡淡的无奈(?)和哀愁(?)在里面。据说是因为天界发生了这种事情而感到遗憾——

“确实有种淡淡的忧郁缠绕在路西法的声线上,笑~~应该说,天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作为天使长的他觉得很遗憾,他一心爱着的神的光辉没能照到天界的各个角落,神的力量亦是百密一疏的,这才叫路西法忧郁吧?”

充满慈悲心的路西法毫不担心局面无法收拾——有加百列和米加勒原本就足够了,他和拉斐尔仅仅是少许援助而已,他反倒更忧虑那些背叛者的下场。


04 剛の者
这是在小说当中不曾具现的场景(人家说的,我没看过)。充分体现了米加勒的强大力量,以及他被称为神之斗士的原因。
三木桑的冷酷而魄力声音让我吃了一惊——小乖,你可不要走森川那厮的鬼畜攻的路线啊……

不过仍旧不可否认,三木桑对于感情的控制实在是太出色了。那种除了自己眼里的人,不肯在任何人身上浪费一丝感情的感觉。
对于这种人我总是喜欢的(在那个“任何人”是我的时候例外= =+)。


05 変化
路西法前往的是第七大地。
虽然同样是搜寻Grigori,但路西法的心中充满了怜悯,所以当发现两只的时候,他分自己的灵力给它们,原意是要带它们回去赎罪的——“现在悔改还不迟”——路西法伸出自己的手让Grigori亲吻,分给了他们一些灵力想把他们带回去。可是远远地被米加勒看到后,后者立刻抓狂大叫“路西法!!!”不由分说便放出自己剑上的火蛇把那可怜的两只烧得一根毛也不剩了= =+

米加勒的那一声“路西法”让我激动死了>o<
根据我看过的仅有的一章原著,原文是没有这一幕的。听说吉原老师在自费出版这部被她自称为“原点”的DRAMA时,曾经重整了全部台词,可能做出了少许改动。原作中,炎蛇就这么无声地降临,把Grigori吞噬殆尽了。但加入这一声,感觉其中充满了米加勒的愤怒和嫉妒,木木啊木木,你那个演技啊……
拜倒。

我真的没办法不爱这个男人。


06 休息
这一轨也做出了改动,原书中没有加百列的出场,仅仅是拉斐尔一个人在劝说路西法(说起来,我总觉得吉原老师对于游佐桑是有些偏爱的,几部DRAMA里面都有他的说,而且觉得他总是扮演着保护着绿川桑的、其实定位很有些暧昧的角色~)。改动之后,大家就说路西法不愧是众人的偶像,居然让拉斐尔和加百列两个上位天使将他团团包围,一同鸡婆地劝说他快点拥有自己的影?!
不过到这里我就有一点抽搐了——路西法虽然感谢了两位的忠告,实际上也明确表示出自己不可能真地去找一个“影”(这里满有意思的是,加百列居然问路西法“你不会是不知道拥有一个‘影’的方法吧” 。我想说小受就算有掌握方法的那个脑力也不会有付诸实施的体力^_^~~)。真不知道是应该说他天真还是应该说他白痴单纯,他后来的遭遇和他自身的迷惘绝非毫无关系的(在这部DRAMA里面,绿川桑的声音始终带着一些忧郁和迷惘,我把它归结为路西法可能对于“神”这个特殊的存在,始终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在里面的。我觉得路西法对那个“神”的感情端倪甚至比米加勒为什么会迷恋上他根本不可能一亲芳泽的天使长还要值得研究。“神”说不定就是那个终极BOSS!!!)。

不惜用强硬手段也要将路西法绑在自己身边的米加勒是甘于堕落和犯罪的——因为喜欢,所以想要得到,因为想得到,所以会不惜一切手段。所以有人说米加勒是整个故事中最具人性的一个,我深以为然。虽然偏激极端,但米加勒的一切举动都可以用一个人的思路去思考,而路西法,原谅我理解不能。就算是在被低自己5级的米加勒侵犯,之后路西法也仅仅只是感到屈辱、和被“神”抛弃的绝望,而没有任何对于米加勒的憎恨。


07 ジレンマ
路西法的回忆。
路西法回忆中的米加勒真的超级温柔。路西法想到整个天界只有自己和米加勒是没有“影”的,然后米加勒对此的解释是“不需要影,没空去第五天访问(事实上力天使消耗能量是最激烈的)。”别人说能够感受到路西法对于两人之间关系的珍惜,我能感受到的却是米加勒对于和路西法之间关系的无比珍视。能感受地到米加勒是拼命想要克制住自己对于路西法的感情的(至于那些眼神……这个和小姑娘逛街买衣服是一样的道理——看一看犯法啊?),我是觉得如果没有后来在蜜之河那里的巧遇、没有路西法那个赤身裸体走向自己的刺激= =+不敢说永远,至少短时间短时间之内米加勒还是可以克制自己的感情的吧?今天刚刚看到一本书上面说,理智是线条,情感是色彩。你线画一个辣椒和一个番茄,然后都涂上红色。虽然颜色是一样的,可是味道却截然不同。米加勒后来的暴走就是理智被感情彻底吞没的缘故吧?
有魄力的木木令人畏惧,但果然还是温柔的他最叫人难以抗拒。所以很多三木的饭才会说三木的攻无论从哪个角度上听都像是诱攻,因为真的太温柔了。这一部DRAMA里面我也觉得米加勒是诱攻,虽然第一次是用强的,但是后来路西法自杀未遂之后、米加勒的那个表现……真的好温柔TTOTT~~人说无比期待12月30日发表的第二部,就是因为里面不仅有很多XXOO的情节(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而且少言的米加勒会不断地对路西法诉说爱语啊——啊啊啊,这难道不是诱攻的最大特点吗?强攻鬼畜攻总是吝与对喜欢的人说一句喜欢的。鼻血倒地不起。


08 神殿
某个部下劝说米加勒拥有自己的“影”,语气迫切,让人误以为这个家伙情愿为了米加勒沦为和堕天使同等,以后再也不能飞上高层天界,变成他的“影”。


09 相克
米加勒被那个意图诡异的部下劝说之后前往蜜之河补充能量(我就想不通了,既然有“蜜”之河,那还要让一帮可怜的“影”用自己的身体制造“蜜”干吗?大家定期去蜜之河洗洗澡不就行了吗?),遇到了同样在那里补充能量的路西法。
原本只要看着他就好的(米加勒很是进行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有一大段三木的内心独白),可是一想到他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米加勒便怎样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感了(特别是那个幻想的对象还……赤身裸体地走向了自己的说……)。
对三木桑的演技再次表示折服,现身在路西法面前的米加勒,我是真的真的可以从三木桑的演绎中感觉到那个面对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遏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的米加勒,连说话的步调都有点紊乱了的感觉。
米加勒虽然是天使,但终究也是有欲望的。面对路西法@#$%^(自己填形容词吧……)的裸体,米加勒终于忍不住抱住了路西法(无责任翻译开始)——
“路西法……”
“放开我,米加勒。”
“现在——就只是现在。让我这样抱着你吧,就只是一小会儿……路西法,求你了。就这样就好了,我不会奢望得到别的什么。”
路西法一开始确实没有动,也确实内心十分纷乱,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可是当米加勒开始亲吻他肌肤时,路西法惊慌地推开了他(我再次不能理解路西法SAMA的想法——如果真的是不喜欢,那么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他碰你。你这仁慈的施舍算什么?没有人可以望梅止渴,有的,只有食髓知味后更深一层的欲望而已)。其实到这一步,不论路西法推开他或不推开他,米伽勒都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如果不触碰的话,就不会有所谓‘失去’。但是已经太迟了……(让我膜拜一下我们家三木说“だが、もう遅い”的时候那个颤抖入迷的语气……疯了疯了,这个男人太灵了……)”
接触了就不可能回到不接触的时候,接触的瞬间也等于失去了以往的信赖,所以米加勒才会豁出一切,下定决心干脆建立新的羁绊。
“如果信赖已经不在了,你还会想要斩断更多的东西吧(这一句——不大肯定啊……)?如果是那样的话,只要建立起新的羁绊就好了吧?什么都可以重来。我和你之间,全新的羁绊,永远也斩不断的羁绊。……就算你哀叹也好,怨恨也好,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互为片翼(两只都是“神”所钟爱的,好像本来就互为很特别的存在)、共享半颗心对米加勒来说根本不够,他要的是全部——不仅仅是肉体,也包括心(聪明的人,想到瑞•巴特勒对斯佳丽说:“我不在乎你的肉体,我可以花几个钱就买到女人的肉体。可是你的那颗心啊,你的那颗多情而自私的心啊,我实在不舍得让给其他人。”估计米加勒是连路西法的肉体也不会放手的、HP更高级别的玩家)。充满独占欲和执著的爱,让米加勒充满了人性的感觉,和路西法那种「神らしい」的博爱和宽容有本质上的区别。

我实在太喜欢三木在这一轨、还有下面一轨中的表现了,素晴らしいですね……
那些说这个故事适合盐泽和速水的人给我去死,绿川我不管,我们家木木的表现实在是可圈可点、圈圈点点!!!


10 烙印
印象最深的是绿川毫无享受可言的、撕心裂肺的叫喊——真的,我听三绿的碟到现在,就算是《二重螺旋》,NAO在SEX的时候虽然心理上非常地抗拒,可是至少在做的时候还是会因为MASAKI舒服的伺候发出那种由衷的享受着的呻吟的。但是,这一轨里面的SEX,从前到后,路西法和米加勒两个人没有哪一会儿是在享受的,一个是在被神职低于自己的人侵犯、被神遗弃,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和痛楚;另一个是沉浸在自己的罪恶中,痛苦着、挣扎着、但又不得不进行自己的征服,无法停止也不可能放手。一场SEX弄得像是一场作战——精神力的战斗。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友情以外的什么东西吗?米加勒,信赖之类的东西都可以舍弃不管吗?你就这么想得到我吗?”
“是的,我想!不仅仅是欲望(还是说“对别人完全没有这种欲望”,拿不准哪……),身体也好心也好,都想让你变成我一个人的东西。”
“为什么?无论什么时候也好,什么地方也好,我的心不都有一半是你的吗(这一句的意思也就指的是前面提到两个人是“半心”的关系吧,具体这种关系是什么我也搞不清楚……)?既然已经是这样了,你为什么……”
“只是……一半啊!那剩下的一半就容许我任性一次、也想弄到手!……(省略两句没用的)我克制不了自己了。虽然怎么说你都是天使长,但是我内心深处萌生的念头却不能停止(这里用了一个比喻的说法貌似,我翻不好)。我的心里,那股欲望停止不了啊……”
“所以,所以你才是用你的力量(米加勒再怎么说也是力天使的君主嘛……)想要夺走我吗?”
“是的(这个「そうだ」三木桑念的真是……不谈了),你所有的一切我都想要!但是,你一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就答应变成我的东西。假如我们之间不能谈到「爱」的话(原句是“你不能对我说‘我爱你’”的意思,我觉得直译有点生硬),那么作为交换,就让我得到这具身体吧。”
“难道说……”
“拉斐尔也好,加百列也好,无论是谁都在说着同样的话:‘快点决定一个“影”吧!路西法,你和我身体的契合度是最高的,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玩笑?如果仅仅是玩笑的话,我是不可能对‘神’所溺爱的天使长做出这种事情的吧?”
“你以为‘神’会允许这种愚蠢至极事情的发生吗?”
“被允许也好不被允许也好,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所以,知道吗路西法?……(三木抓狂啦,所以语速爆快,我听不懂了= =+)”
“住手!停止!啊————”

然后像是《名侦探柯南》中大门一关的声音,第一阶段对峙戛然而止。

下面一段,米加勒XXOO路西法、并且等待圣痕浮现的一段,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神的愤怒还真是不可靠啊!
打雷的时候,米加勒非礼也非礼完了,就等着路西法的身上浮现圣痕了,苦笑。真的,与其说神抛弃了路西法,不如说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阻止米加勒的意思——这个“神”到底在打什么小算盘???
从米加勒发现路西法的身上并没有浮现出任何圣痕时的惊慌失措,到后来发现圣痕直接在路西法的额头浮现,米加勒的心理和语气的转变非常的自然,让人不能不佩服三木桑的演技之高。真的很容易从三木桑的演绎中体会到米加勒对于路西法那非常非常深厚的爱,仿佛得到了世间至宝的那一声欣喜的“路西法……”令人难忘。随后的那个吻,几乎算得上温柔了。至于告诉路西法这是他的领地,所以随便叫没关系的部分……还是让我线了一把。


11 シャヘル
这一轨的题目翻译过来就是“影”的意思,也就是说路西法至此,已经逃脱不了变成米加勒的“影”的命运了。
米加勒将路西法抱回路西法的住处,遇到了等待路西法的加百列。加百列惊慌地发现路西法的额头上有着只有在“影”的身上才会浮现的圣痕,于是质问米加勒。米加勒坚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随后离开去第七天领地取圣树汁液,路西法喝下之后就算完成整个“影”的仪式。

路西法醒来了,守在一边的加百列关心地询问他是不是很疼(那不是废话,你以前XXOO自己的“影”的时候,都没有注意过他们的惨叫吗?)。路西法只能被迫接受现实——那两声夹杂了自嘲、沉痛、哀伤绝望的空洞的笑声将路西法内心的空洞表露无疑。“昨天为止还是个天使长,今天开始却只是个堕天使……实在太可笑了,简直让人想哭……”
而当他要求加百列让他独处时,他内心已经下定了要自决了吧!

取圣树汁液回来的米加勒,发现路西法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之后,我很开心他的第一句话是惊慌失措的“路西法——他那样的身体状况,到底跑到哪儿去了”。米加勒没有顾影自怜般的考虑到自己被忽视、被憎恨的伤感,而是第一个考虑到路西法,实在让我感动。


12 忘却の河
终于第一次听到了那个所谓的“神”的声音,想抽人。
路西法毫不犹豫地“扑通”一声,也算是毫无眷恋了吧?

只可惜,神到现在又突然想起来自己是爱着他的,并且命令渡河人拉哈提埃尔将之带去了位于影之馆边缘的死者之门。


13 影の館
三位影在一起讨论各自主人、还有说道上界的某个大人物失踪、又说到影之馆之内奇怪的响声的场景。我在前面的故事情节介绍里面关于这一轨已经说了很多了,最著名的……不就是游佐先生和狗狗那著名的30几秒钟吗?喷!
不过游佐先生还真的是攻受都很出色啊,受的时候很香艳但是叫的很节制,做攻的时候那个压迫感的把握也很好。不过……拉斐尔宝宝,就算你找路西法很辛苦,就算你很久没来了,也不用像禽兽一样扑上去就XXOO人家狗狗做到人家半死吧?笑倒。

打破一室旖旎的是加百列。
由于馆内深处的怪响而请拉斐尔一同去调查,结果看到了意想不到的金色灵光(只有路西法才会发出的光芒,米加勒是红色的光芒)。终于在那个机器人一样的拉哈提埃尔的引导下看到了路西法,从死者之门带回的他没有知觉,仿佛死了一般。然而,拉斐尔也不可能将之带回上界(因为路西法已经变成堕天使一般的“影”,失去了返回上界的资格),只能带回馆中。


14 呪縛
拉斐尔从头到尾都是站在守护路西法的角色上的,看起来很讨厌米加勒。我估计拉斐尔也是喜欢路西法的,只不过拉斐尔还没有爱路西法爱到无论如何也想让路西法变成自己一个人的东西的程度,拉斐尔也不舍得让路西法由一个天使长堕落成永远不能返回上界的“影”,所以就让米加勒捷足先登了。
所以真难为拉斐尔通知米加勒了。

匆匆来的米加勒惊慌失措,拉斐尔向他说明了路西法的现状。米加勒以为自己几乎要失去路西法了,但是在面对拉斐尔和加百列的时候,虽然心里面充满了怀疑和不安,但米加勒还是很强迫自己镇定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倒是拉斐尔最后有点沉不住气了。

“冰冷,如同死人一般。
冰冷,就有如你绝望的深度吗?路西法。
尽管如此,我……我……我仍然想将你唤回这个世界,绝对的!
‘神’能从忘却之河将你领回。
我也可以。
虽然这样,会让你痛苦不已……”

虽然没有把握,米加勒还是尝试着用自己和“影”之间的羁绊唤醒了路西法——咳咳咳,据说,在小说原作当中,米加勒就是通过触摸路西法的“光珠(米伽勒口中的“好冷”在小说中说的也是光珠= =+那个……光珠的位置大家都还记得吧?)” 唤醒路西法的。还有,米加勒是通过什么地方把自己的光波送到路西法的体内的……这个大家也请自行想象……加百列和拉斐尔就在旁边,这样限制级的……真的不要紧吗?汗死……

路西法刚刚醒来的那一瞬间,米加勒的那一声「元だ」温柔的跟做梦似的,很紧张路西法的感觉。但是当他面对清醒着的路西法时,就又恢复了那种平静和冷酷。
“醒了啊?路西法。”
这句话的冰冷和嘲弄,估计路西法一点都想象不出他昏迷的时候米加勒心焦如焚手足无措的心情。

“命运,常常就发生在神的眼皮底下。左手是光,右手是暗。这简直像是在说我和你的事情吧?这些你都明白了吗?只要你活下来,就只能作为我的‘影’活下去!”
然后米加勒说了我也听不太明白的、很冷酷的一段话,然后——折断了路西法的一边的翅膀= =+
光光叫的好疼!!!!!
三木那股子疯狂、走火入魔的劲头实在是太逼真了,平静与疯狂,爱与恨,独占欲和悲哀,种种的感情夹杂在一起却层次分明,转折的时候也毫不突兀,听者透过他的声音仿佛能够体会得到米加勒因为差点失去路西法而受到的煎熬和惶恐。

最后那些圣树汁液,起先是米加勒以口喂路西法的,然而米加勒的唇才离开,路西法便将之一滴不剩地吐出来了。对此米伽勒只是抓住他的另一边的翅膀威胁(不是说路西法是六翼天使吗?折断一边算什么,表怕!<——被抽飞~),说如果不喝的话就把另一边的翅膀也折断。路西法你个意志不坚定贪生怕死的,就这么喝下去了!!!


悲壮的乐音奏起,故事结束。

顺便说一下,这个配乐和《少年四景》的真的不是一个人吗?那一段《烙印》里面的大提琴,和《花》里面的那一段大提琴旋律明明是一样的。
老师在和配乐讨论的时候,曾经连天气都考虑进去。万分感谢老师这部DRAMA是采用自费的方式出版的,避免了很多商业的因素(包括选角),可以让声优自由地发挥,而且没有多少为了制造噱头而弄出来的H,整个故事连贯性得到了保证。希望第二部的时候也能够减少一点H的部分(天音:自己还不是很喜欢听这个……),保质保量啊!!!



声优评论:
其实这个部分每次都是可以省略的,因为话说到这里花痴已经发得差不多了,实在能说的没多少了,不过还是要评论一下,理性的,唔唔(天音:就你?)。


先说绿川先生,因为我不太满意这部的路西法选择了绿川,所以应该说的比较少吧。
绿川先生这次用了很低的声音来配路西法,乍听起来和《少年四景》的时候有点像,但是在情绪的把握上感觉则是完全不同。简而言之,我不太能够接受绿川在这部里面担任路西法的角色,感觉他强势不足而柔弱有余。而且绿川的低音并没有给我《任性囚犯》中石田压低声线的那种有点冷硬的质感。忧郁是有的,迷茫表现得也很到位,但是路西法身为天使长的坚毅和力量则找不到。

当然,我不是说绿川先生表现的不好,绿川先生在这张碟里面,很多的时候表现的还是很出色的。比如说和米加勒的两次正面交锋,第一次强暴的时候,路西法的声音由作为天使长的威严(虽然我也没觉得怎么威严)、到被米加勒抱住时候的慌乱、再到发现自己被神抛弃时候的绝望,绿川先生的声音中充满了悲哀、痛苦、绝望等等很多情绪,把握的很好。那种疼痛的惨叫(真的如我上面所言,听了三绿那么久,没有听过这么疼得叫声)中充满了悲凉的味道。
而第二次,米加勒那个家伙突然折断了人家的翅膀,当然疼啦!而且人家刚刚从河里被捞出来,身体虚弱。那声惨叫(没错,还是惨叫,毫无美感的惨叫)给人的感觉是完全的痛楚与屈辱,这样的表现实在是让人耳目一新,好过那些南原碟中的N多小白角色不晓得多少。

总之,我对绿川光先生扮演的路西法这个角色的不满,主要是因为这个角色强硬的部分没有很好地被发挥出来。不过也可能这个也和吉原老师的设定有关系,不能全说是绿川老师的错。
总之,这个角色我给80分!


游佐先生的拉斐尔是除了米加勒之外我所偏爱的角色(虽然一共也没几个角色),在《影之馆》中,拉斐尔算是和人类最为接近的角色。我前面说三木桑的米加勒是最有人性的角色,没错,但是这种闪耀的人性特征是用一种偏激和极端的手法表现出来的。而游佐的拉斐尔,真真正正像个平凡的人。

对喜欢的人温柔(我还是坚持拉斐尔是喜欢、至少是景仰路西法的),对待情敌很冷淡,对叛徒毫不留情,对朋友和蔼(加百列啊……之类的);有普通人的爱慕之心(对路西法),有普通人的欲望(对狗狗TTOTT~),有普通人的嫉妒(对那个能够拥抱路西法的米加勒);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幸福(看看,路西法晕倒的时候拉斐尔那个抓狂),不排斥逢场作戏和生理需求(对狗狗TTOTT~),能够很快地从欲望中平复过来(再次参见和狗狗XXOO之后很快就把狗狗忘在脑后跑去关心路西法了TTOTT~);职位不是最高,所以活得自在;职位又足够高,所以活得更加自在。
这样的拉斐尔,作为女性而言,我绝对是觉得他本人是非常耀眼的。如果选择老公,拉斐尔绝对是比路西法或者米加勒更加合适的人选。

游佐桑用很少见的、一点关西腔都不带的关东口音担任了拉斐尔这个角色(包括《この愛にひざまずけ》在内的很多游佐的作品,我听了都觉得有淡淡的关西腔在里面——游佐桑果然是语言天才啊……他本人长的也好可爱^_^)。
拉斐尔应该是属于那种很讨巧的性格,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原文里面提到他是不轻易给人提建议的,这一点我很欣赏~),对待不同层次的人应该拿出什么样的态度,只有在和自己喜欢的人相关的人的问题上才会认真。所以游佐先生演绎了那个百面玲珑的市丸银的人对这样的人格,处理起来应该是驾轻就熟吧(YUSA你真的是业余的吗?)?
我听下来真的感觉很棒,起承转合皆在掌握的感觉,而且没有听米加勒时候的负担(所谓“关心则乱”,我给自己喜欢的声优评分总是战战兢兢的)。

拉斐尔没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但是的确是一个令人难忘的角色。而且看起来,吉原老师真的很可能有些偏爱YUSA,几个本子里面都有他。而且定位都是很讨人喜欢的那种。
YUSA的拉斐尔我给95分,至于那剩下的5分是什么啊……

就是——YUSA你为什么不是受为什么不是人家真的好怀念你那艳丽无比的女王受声的说你攻起来虽然也很不错但是我真的好怀念你的受啊《この愛にひざまずけ》的第二部什么时候出啊什么时候出……
(YUSA:= =+++你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狗狗嘛……30分,看你卖力给我们家YUSA攻的份上给你个辛苦分,拜托你不要再出演DRAMA了,真的很吓人,555~


让我舒一口气,开始提到我们家大神。
真的是所谓关心则乱,我一下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了。

三木先生的米加勒,在前面几轨里面根本就没有出现(要算也只有那一场半空中大吼一声的“路西法”),他的几乎所有戏份,都集中在“影”的仪式的两次和路西法的正面交锋上了。米加勒我觉得最大的特点,是三木桑完美地表现出来的独占欲——那种比起爱、甚至更占上风的独占欲。那种感觉,就像“你就算死了,也是我的人;我不爱你了,你也还是我的人;你这辈子非我不可,我绝对不会把你假手他人”差不多、非常可怕的独占欲。

三木桑的声音我记得我前面用了一个“颤抖入迷”来形容,这个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说法就是“变态”= =+真的很变态的说。如果声优们都来跟我说一声“我爱你”(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我会相信的只有两个人——森川和三木。前者是因为自身足够强势的气质,不知不觉地会让人安心,会产生一种依赖的感觉。而后者则是……诶诶,就是那种随时随地的、沙哑受伤的、掏心掏肺的、“颤抖入迷”的(也就是XX的……)声音,让你会产生他已经为你痴狂了、为你中毒了、他这么好的人怎么会看上你了呢……但他就是看上你了、别人谁也看不上了、非你不可了的这种错觉。为什么说是“错觉”呢?因为我觉得三木的角色再说一些情话的时候总是感觉想要连自己一起麻醉了的感觉,可能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爱情到底是什么吧!
三木桑(或者说是他的角色。但是我总觉的本人和角色多少是相通的~)和森川帝王不同,不是那种意志坚定不移、在爱情上迷うはない的人,他会怀疑自己、会担心、会迷惘、他需要回应、需要信任、需要把自己的爱牢牢地圈定在自己触手可及的范围里、需要有人陪着他一起才能走下去。
所以,爱他的人请选择相信。

本来是安安分分要去蜜之河洗澡补充能量的,却不巧碰到了毫无防备的路西法(老天,这个设定……那个是“河”,不是“湖”或者“温泉”,这么大的一片地方,还真能让他们碰上啊?)。可能本来,米加勒只是在心里面默默地向往着路西法的,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伸手触碰。三木桑的那一段心里独白充分表现了米加勒其实是有努力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的。但是,当这个人站在你面前,NAKED,毫无防备地、安安静静地带着不自知的诱惑和你交谈时,你是米加勒的话会怎么做?我肯定忍不住的反正。

终于忍不住抱住了路西法,刚开始还有点怯怯的哀求的意味——
“现在——就只是现在。让我这样抱着你吧,就只是一小会儿……路西法,求你了。就这样就好了,我不会奢望得到别的什么。”
这一段三木桑把握得非常好,那一声声哀求,恐怕就是理智破灭的前兆吧?和之前的、未来的强硬形象判若两人。

但是后来发现自己的欲望已经不折不扣地被挑起了之后,米加勒明白了自己已经没有所谓后路可退了。信任已经不复存在,再放手只能让两个人渐行渐远吧?

第10轨是我最喜欢的一轨(我每次都喜欢有H的地方——相信我,这个是巧合,是巧合啊……),三木桑用自己的演技奉献给了听者一个真实的米加勒。那种痛苦压抑的声音,热切的渴望,自暴自弃的脆弱和歇斯底里的执着,米加勒的形象就这么鲜明的摆在了眼前。

本来只是小心翼翼的亲吻,后来却渐渐变成了内心欲望的忠实反应。舍不得放开手,明明是喜欢着的,却为了让那个人留在身边而不得不做出过分的事情。流血的不仅仅是路西法的身体,还有米加勒的心吧?米加勒比谁都明白,这份岌岌可危的平衡一旦打破,要重新修复和路西法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困难。
用急切的亲吻作为开始,渐渐的,我右边的耳机满满的都是米加勒变换不定的心情(这个录音方式也和“左手是光,右手是暗”的设定暗合吧?)。心里其实根本拿不准这样的事情会不会被“神”允许,还要拿出说辞来说服路西法,同时也说服自己。其实根本说不上米加勒和路西法两个人谁的心里更苦,特别是在米加勒发现路西法的身上并没有浮现出圣痕的时候,三木桑很完美地表现出了米加勒的惊慌和动摇,再到后来米加勒发现自己的圣痕居然浮现在路西法的额头上,米加勒的震惊——他明白自己已经作了不能挽回的事情了。之后的自暴自弃——“只属于我的圣痕……”,反正做也做了,只要能让他在我身边就好了吧?那声“路西法”,仿佛把自己的一切赌在了这具身体上的决绝,三木桑的表现非常非常地PERFECT。听完了这部DRAMA之后,我脑子里面都是三木桑用各式各样的方法呼唤“路西法”的声音。

后来在影之馆,米加勒触摸到路西法冰凉的身体时,那种慌张、脆弱、担心、情绪极度的不稳定,全体现在声音里了。其实,用主人和“影”之间的羁绊来唤醒路西法,米加勒心里是很没底的,但是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和思念,孤注一掷的执着和决不放手的气魄依然让人觉得很有力量,三木桑的声音转换非常自然,层次清晰,成份也都很明确。三木把米加勒那种对路西法的独占欲表现得很到位,那种声调……实在让人背后汗毛报数。特别是在米加勒折断路西法的翅膀之前,他那么温柔地说出那么残酷的话,然后就是光光的惨叫>o<
太惨了!!!
我只能这么说。

在把痛苦加诸在路西法身上的同时,米加勒自己也忍受了天堂地狱的双重煎熬,拥有的同时,也斩断了最后一丝路西法原谅自己的可能性。

“最终米加勒又赢了一次,已经成为他的人的路西法,是没有办法抵抗身体的本能的,被唤醒了。经历了两次失而复得,叫米加勒再放手已经不可能了吧,恐怕这个时候他想的是,路西法就算死,也只能和他死在一起,无论威逼利诱还是用什么残酷的手段,他都要把路西法系在自己身边,三木先生折断路西法的翅膀逼他喝圣树的汁液的时候,嘶哑冷酷的声音里恐吓意味十足,比之当年的雅纪更是无情得彻底啊。”

如同我们所见,很多人会不由自主地拿米加勒和当年的雅纪作比较。我的感觉,他们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

据说,吉原老师在选角上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的,也就是说她没有所谓的“御用”声优(众所周知,山蓝的“御用”是好友盐泽,南原那个女人偏爱绿川……这种“御用”的结果,据我分析会造成某个声优在选角上、定位上、河流给听众的印象上的固定性,这个声优很可能就被别人认为只胜任这种角色了。可以提高出碟率的代价就是这么大啊……)。所以在役者和角色的配合度上,吉原老师的作品毫无疑问是可以排上三甲的。
“而就一般常识来说,若没有特别偏爱的话,两部作品的主角选同样的人来配是通常会避免的情况。因为要尽量减轻角色之间产生的混淆或是前后对比。”
而这次吉原老师选择了曾在《二重螺旋》中出演的三木桑和绿川,可见吉原老师对两人在《二重》中的表演还是非常的满意的,而且,对两人的演技也非常的承认,认为两人可以把握好不同角色之间的细微差别。

所以,无论是作者的角度还是声优的角度,他们都给不同的人物注入了不同的灵魂。雅纪和米加勒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雅纪背的原因,是情绪的不稳定和内心对于爱的渴望。雅纪潜意识中始终对母亲的死抱有内疚和逃避的态度,认为自己是污秽的。所以才会向往干净、直白的尚人。对尚人,他爱、慕、嫉妒但是又想要守护,渴望被尚人所爱、害怕被抛弃的念头直接导致了他行为的暴虐。他对尚人的情感很复杂,所以中间他有过逃避,也走过弯路,直到最后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心迹。
而米加勒不同,他对路西法的感情再简单也没有了——就是爱。因为他的爱,他想要占有,想要路西法只看着自己,就算死了也想要路西法呆在自己身边。他的一切行为,用“爱”来解释,都是说的通的。所以像较于雅纪,米加勒的内心要简单的多。雅纪在和尚人做爱的时候,有一种自虐的心里在——这种背的行为带给雅纪的压力要比作为承受者的尚人大得多。也可能雅纪认为,正是因为自己之前那些不被宽恕的行为,上天才让他对自己的弟弟产生欲望。而米加勒在这方面、宿命论的成分要少很多。喜欢,所以想抱他、想占有、想SEX——米加勒的思维几乎可以说是直线型的,甚至连这种爱所带来的后果,米加勒都用直线的思考方式全盘接受了。他心里面考虑的,多半是怎么才能让路西法爱上自己,至于其他的,什么应该不应该,“神”那儿应该怎么交待,估计只是作为配菜的甜点吧!

所以——抬头——雅纪和米加勒还是很不一样的!
汗死。



好了,说了好多,大概1W7K字左右吧,方方面面都花痴过了,大概没有什么遗漏的了吧?这下子我那个公务员打字的考试应该不成问题了吧?
汗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ドラマ シーディー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