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06.03.11 23:50

繼續翻譯。
聽寫的那篇原文的第三軌裏面有些單詞我在yahoo.jp上都查不到= =|||||再加上自己水平有限,很多地方翻得都很吃力。而且我手邊現在沒有這張碟,所以根本談不上校對。翻的不好的地方各位就當沒看見吧,還好大致的意思還是通順的。
以上。


03 彼女の呼び出し(她的邀請)
「早上好!」
清早精神滿滿的打招呼也非常重要,這種方式上司比較容易接受。
在今天早上就要分出勝負成敗*,所以不管怎麽說,今天可都是有很重要的工作呢。
準備工作昨天就已經全面細緻地做好了。如果想要在下午三點鈡出發前往對方的辦公室的話,得要做到萬事俱備才行。
這筆生意如果談成了的話,晚上毫無疑問要舉行一個慶功會。按照計劃,部長們也都會出席*。
上午的時候,女朋友撥通了我的手機:「怎麽又是你啊?明明已經說了今天很忙的。」
在電話裏面,女朋友又跟我提起今天無論如何都想要見面的要求。
晚上當然不行,作爲慶功會主角的我可沒有早退的道理。要見面的話就只能選擇在上午。
雖然我一再跟她解釋今天不可能,她卻説因爲有急事無論如何都要我抽出時間來。
如果挂斷電話的話,她肯定會哭出來吧?
「這就是女人啊!」
我考慮到這樣下去反而要拖個沒完沒了,肯定麻煩透了,就和女朋友約定在午休的時候見了面。
爲了避免不必要的注意,我特地選擇了距離公司較遠的一幢建築中的餐廳作爲約會地點。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小心謹慎都是必要的。
她的臉愁雲密布,讓人感覺她有些忐忑不安。
我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
「總之,你有事情就快點說清楚,早點結束。」
正這麽想着的時候,女朋友卻突然打破了沉默。至於她所說的「急事」,則是她要被父母逼着去相親了。說到相親的對象,他們說如果想要為自己的人生早作打算的話*,和那種人在一起生活最合適不過了。如果這次相親不能成的話,父母就讓她回鄉下去。
而且,父母來的日子就是今天。
「你爲什麽不早說呀?」我有些窘迫——現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見他們也不可能啊!
女朋友卻反過來說是因爲我沒有去聼電話錄音,並且說因爲今天是我的生日,本來打算要一起慶祝的,我卻連時間都空不出來。
呃……的確是這樣的沒錯,但是,怎麽偏偏是今天呢?
不,也不單單是今天,現在就結婚還是太早了點。真是的,這下子算是麻煩到家了。現在根本不是我考慮那種問題的時候麽。
真是麻煩透了。
「要不……你就去相親看看吧?」
我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讓她的臉色變了。
「爲什麽?」
她哭着問我。
我沒有回答,只是拿起賬單*離開了桌子。
沒辦法,工作優先麽。可以代替她的女人可是要多少有多少。
「再見,請保重!」
對着就那樣離開的我的背影,她不自覺地說。
她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女人,這在和她交往的時候我就摸清楚了。
就這樣抽身而出,坦率地讓她死心,她就會順從父母之命、去相親的吧?
是的,這是爲了她好。對我來説現在一切以工作為先。
我必須趕快回到公司,做一些簽約必要的準備工作。
就這樣,我把她一個人留在了餐廳中。


04 転落(落敗)
返回公司的時候,我注意到了辦公室的氣氛和上午有些不一樣。大家仿佛都不願意和我目光交會的樣子,讓人有些不愉快的感覺。
算了,現在也不是在意這些的時候。
我剛剛在辦公桌前坐定,就被部長叫了過去——呃、無非是簽約準備的確認之類的事情。今天我要陪着部長和課長,先到對方公司去一趟。
我:打擾了。
敲了門進入部長室之後,我感覺空氣稍許有些異樣。除了部長和課長之外,房間裏面還坐着我的一個同事。
「這傢伙怎麽會在這裡?」
看到我面露驚訝,部長開門見山地發話了。
部長:雖然很可惜,但是這次的簽約事宜,我們決定讓他代替你來進行。
我的頭像是被錘子敲了一下,仿佛有五雷轟頂一樣,全身篩糠般哆嗦個不停,面部表情抽搐到什麽程度連我自己都感覺得到。
我:為……爲什麽?請無論如何跟我說一下。
這樣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爲了這次的簽約,我到底做了多少努力,你們這些傢伙明不明白?你們以爲我準備了幾個月?這份契約,靠着我的文筆、使它的質量提高了多少,你們想過沒有*?
我沒有得到一句感謝的話,卻一股腦兒受到了這樣沉重的打擊。
看着我的表情,部長沉重地開了口。
部長:對方說,如果是你的話就不簽約,好像對你沒有什麽好印象的樣子。這份契約我們公司勢在必得,這麽說你能明白麽?
我沒有做過多的抵抗,就這麽出了部長室。
「這不可能!」
這樣的念頭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是哪裏壞事了?在哪兒失敗了?肯定應該是完美無缺的啊!……難道說,是誰的詭計?……讓我落敗的人是誰?那個傢伙到底是誰?……是奪走了我工作的那個同事麽?……肯定是他,准沒錯……但是,説是對方公司的意思……是這樣的,我明白了!那個傢伙肯定暗地裏說了我不少壞話。是這樣的,準是!」
返回工作崗位的時候,我明白大家都在用一種憐憫的眼光看着我。
「別這樣!別用那種眼神盯着我看!我才不需要你們這種人的同情!求你們了,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
懷這樣的心情,我走出了公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ドラマ シーディー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ページトップ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